有的閉店跑路有的主動退款 青島各教培機構如何贏在秋天?

2020-09-17 11:08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65297)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愷琦

不同於逐步開放的餐飲和零售行業,直到今年6月,島城線下培訓機構才陸續開始復課。面對線上教育的衝擊、疫情的影響以及接下來常態化的防疫工作,線下培訓機構如何才能存活下來,走得更遠?近日,記者走訪發現,在疫情衝擊下,有不少教育培訓機構破產、關店、轉型,甚至已不見蹤影。但與此同時,還有一部分教育培訓機構頑強復工,不但活了下來,而且還在籌劃進一步發展。

復課眾生相

有的閉店跑路,有的主動找家長退款

教培行業從一月份一路跌撞至今,困難也一直延續至今。先是寒假班的全面暫停,再到春季班招生的暫停,再到遲遲才等來的復工,教培行業一直在禁錮中忍受着這一場過不去的寒冬。在此期間,從韋博英語、芝麻街英語等全國連鎖的大型教育品牌,到本土個體的中小教育機構,島城也爆出了一些培訓機構跑路,導致預付費退費難的情況頻頻出現,一時間讓家長們也都人心惶惶。不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也有機構誠信有擔當,主動聯繫家長退費。

據瞭解,青島尚言教育從今年3月就開始陸續為提出退費申請的家長辦理退費,家長由於課程到期、家庭經濟損失、對教育行業擔憂等原因產生的退費,截止到目前五個校區已經累積達到600萬元。“這樣的舉動難能可貴,我以前看過不少培訓班關閉就跑路了,預付消費退款困難重重,沒想到學校主動聯繫我們退還沒有上的課時費用。”一位家長對學校的做法連連稱讚。

記者瞭解到,其實學校方面也是壓力重重,原本按照計劃已經在去年年底租賃好場地,準備大幹一場,但是沒想到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卻按下了暫停鍵。“但是我們還是考慮到作為每一個家庭個體,他們也都存在困難,都是一個孩子,家長也都省吃儉用拿出費用來投資孩子,作為企業我們再難,還是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學校負責人邢潔表示,她也希望能夠通過這個舉措起到積極的帶頭作用,儘量減少疫情帶來的不良社會影響,“我們資金壓力也很大,也是多方籌措資金,我個人也抵押了個人的房產,以備充足的資金來面對家長的退費,以及疫情期間的房租和人工成本。”

另外,學校還積極幫助一些被迫倒閉的教育機構分擔課時,承接他們的學生,以此減少對學生和家長的消極影響。“在疫情期間,市南區教體局、嶗山區教體局都在積極的幫助我們,推出很多有效的舉措在扶持我們民辦培訓學校來複工復產。”邢潔還表示,魯信置業、青島市人社局勞動就業訓練中心和大拇指廣場也考慮到學校的經營困難,很暖心地省了部分房租。

有的生源、師資流失,有的無一退費

在今年的疫情衝擊下,很多中小型教培機構都在苦苦支撐,熬過了寒冷的冬季和春季,終於在夏天等到了復課,然而當大家一直期盼的曙光終於到來的同時,也迎來了一系列新的棘手難題。

在採訪中,記者瞭解到,在復課後,家長們會有非常多的理由和可能性產生退費衝動。比如,有的家長不認可機構臨時轉型的線上課程,在抬高期望後認為有更好的機構選擇,或者在經歷了疫情期間倒閉機構的負面影響,將對教培機構提出更高更慎重的審視等等,大量原因都將導致很多機構“等來了開學的同時,也等來了退費”。

生源的流失讓機構憂心,除此之外還有更加讓機構擔心的,便是機構內教師的流失。“終於熬到了復課,但沒想到孩子班上的同學不僅少了一大半,而且老師也沒剩幾個了。”家長孫女士告訴記者,她給孩子報名的繪畫興趣班,現在她很擔心教學質量,已經開始考慮是否還要繼續在此上課了。

與這些在激烈火熱的暑期招生浪潮中,還要分出一部分精力來處理這些“疫情後遺症”的機構相比,有的機構卻早已提前佈局,積極準備突出重圍。據瞭解,青島市北全納兒童能力訓練中心,在線下停課這段時間,沒有一個家長提出來要退費,也沒有一個老師提出離職。記者在學校走廊裏看到,雖然開業剛滿一年多,但牆上已經掛滿了家長表達謝意的錦旗。而且學校復課後,不少家長都前來報名,“有的是之前瞭解到的,有的就是家長覺得不錯,口口相傳推薦來的。”學校負責人王琳表示,在線下停課期間,學校為學生提供免費公益的網上課程,不抵消任何一節課時,“學校每個老師都會輪流出現在網課上,和孩子們上課互動交流,對於出現的問題也是及時幫助解決,老師們的付出一點也不比在上課期間少。”這段線上授課時間的付出也換來了市場的認可,讓這個剛剛成立的新機構,堅挺到迎來了復課的曙光。

突圍再進化

線上線下結合成新方案

在今年這場“戰疫”中,教育培訓行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一些培訓機構及時進行調整,轉戰線上教學,但儘管如此,疫情對培訓行業的影響依然存在且影響深遠。疫情防控常態化下,該如何把握“危”與“機”,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的復課之路?這個問題成為了不少培訓行業從業者的思索難點。

“經過了這次疫情,我們能深刻的感受到線上和線下結合是最好的方式,這也是在今後發展中我們仍然要堅持走的道路。”青島東興文理培訓學校、青島圍棋俱樂部負責人賈桂波告訴記者,早在疫情來臨之前,學校就已經運用線上教學的模式了,通過專業的軟件進行網上教學,一般是週六週日,給學生補課或者輔導,”所以這次全部轉站線上,我們的老師適應的很快。”賈桂波表示,在上網課期間,學生很少缺課,家長也對網課質量評價普遍很好。“另外,上網課對老師的要求很高,老師具體講什麼,講的怎麼樣,家長都能完全瞭解到,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監督方式。”他認為,經過前期的摸索,已經感受到線上教學的優勢,線上教學和線下教學怎樣更好地實現互補,是疫情防控常態化下教育面臨的重要課題。

教育質量是競爭力核心

面對此次歷史性的重擊,經歷過喧雜的焦慮與忙亂後,教育培訓行業內的每個人都開始細細沉思。疫情就像一面鏡子,讓培訓機構平常看起來不是問題的問題和短板暴露無遺。同時,也讓更多從業者在血和淚中明白,教育質量仍是撬動生源增減的有力槓桿,質量是原則,是底線,更是生命。

“經過這次疫情,最大的感受還是師資力量的重要性,師資過硬,不缺生源,師資要是不行,就算拉來了學生也留不住。”賈桂波表示,在這次疫情衝擊下,師資雄厚的機構受到的影響還是比較小的,師資不行的機構受到衝擊非常大。在他看來,只有保證了師資水平才能堅守住教育質量,“所以我們學校的新教師在上講台前,都會經過系統的培訓,而且經驗豐富的老教師們會幫助他一節課、一節課地打磨,直到達到標準了,才能上台講課。”另外,他還認為興趣培訓班不僅只是教授技藝,同時也要將德育滲透到平日的教學中。“教禮儀,學做人,給學生培養良好的習慣,這也同樣的主要。”

機遇與挑戰並存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教育培訓行業面臨多個向左走還是向右走的問題。雖然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暑假中,不少堅持下來的培訓機構能稍微緩口氣,但是接下來的幾個月中,他們將迎來更大的挑戰。“教育培訓行業一般是7、8月份的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很高,如果這段時間沒有一定的積累,那等秋冬淡季來臨時還會面臨很大的壓力。”邢潔還表示,疫情之後,她明顯感覺到家長在選擇報班時更加謹慎了,“受這兩年培訓機構倒閉而影響的家長們,會更加謹慎自己口袋裏的錢,加上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教育培訓行業將會受到更大挑戰。”

已經從事教育培訓行業16年多的邢潔表示,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時期,機遇和危機是共存的,“對於實力過硬、生存能力強的教育機構,也要抓住危機背後暗藏的機遇。”她舉例,疫情過後,房租價格也在下降,這也是學校可以新建校區,擴大規模的好機會。

返回半島網首頁>>